新浪新闻中心 新浪特别策划:他们眼中的2014
评论

鄢烈山2014年度汉语-通奸

“我希望明年,通奸这个仅有道德示众意义而不构成罪名的词语,在贪官公告文案中会消失。”

今年最有特色的词语,我想,应该是“通奸”。

“通奸”一词,古人叫“和奸”,或者“私通”,意思很明确,是两厢情愿的性行为,只是没有明媒正娶。“通奸”的前提之一是私密性。娶小老婆不算通奸,嫖妓不算通奸,而婚前性行为却要算,莺莺小姐与张生只有侍女红娘知道时的同床共枕就要算,是败坏相府名声的丑闻。

在中国大陆,“通奸”早已不算犯罪;如果不是已婚者的婚外性行为,比如未婚同居,两相情愿的“一夜情”,那么,虽是传统意义上的“通奸”,却连道德败坏也算不上了。网络上恬不知耻地叫“约炮”。

所以,当今年媒体上频频公布某贪官违纪违法劣迹,列出“通奸”丑行时,不免叫人“耳目一新”。

早些年,同样的丑行,含糊地叫“道德败坏”或者“生活腐化”。

今年最有特色的词语,我想,应该是“通奸”。

后来,点出“包养情妇”。到薄熙来案时,说的是“与多名女性发生和保持不正当的性关系”,这个表达,较“道德败坏”明确地提到性关系;比“包养情妇”含糊的,有可能是“通奸”。           【详情】




陶短房我心目中的2014年度关键词-重复

“古希腊的赫拉克利特说‘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意即绝对的重复是根本不存在的,但事实上,2014年,似曾相识的一幕多次重演。”

如“稳健的金融货币政策”这句话从去年重复到今年,又从年初重复到年尾,其蕴含的意义,却已从最初的“降准”、“降息”和减少流动性预期,一变而为截然相反的“升准”、“升息”、增加流动性预期,这种“重复大框架内的摇摆”,又何尝不是一种似曾相识的重复?

当然,也有些重复是会令大多数人拍手称快的,如反腐。从年初到年尾,似曾相识的一幕在中国各地一次又一次上演,一次次将某些人言之凿凿的“到此为止”预言打得粉碎。饱受贪腐之苦的国人当然希望这种重复越多越好,更希望这种重复可以常态化、制度化——这种“重复”倘若用学术语言概括,其实只需两字:法制。

有些重复则令人怅然若失,如反复出现的少女失踪、儿童被拐卖案,阴魂不散的传销事件、街头骗局和电话骗局,一再发生、让人哭笑不得的“丢包”、“冒充名人”和“寻宝献宝”事件,人们惊讶于这些并不高明且一再重复的古老“戏法”,居然能在资讯发达的2014年,继续让一批又一批受害者前仆后继地上当受骗,并不得不感叹重复独特的魔力。           【详情】




锦麟观察2014“你懂得”:这些哑谜我们还要猜多久?

“2014年3月2日,当全国政协新闻发言人吕新华在回应香港《南华早报》关于周老虎案件进展的提问时,一句“你懂得”将外媒记者刁钻的问题消解于无形。”

要会猜哑谜,这是又一项中国特色的必备技能。而以下这些哑谜,恐怕在2014是不能解开了。

还有多少大老虎需要打?怎么打?

既然“你懂得”来自于反腐,那第一个哑谜就说说反腐。从3月到12月,足足9个月的时间,这“你懂得”终于露出了能让人“懂得”的迹象。零点发,七宗罪,共和国建国以来级别最高的贪官就这样应声落马。

贪腐问题历来是最能刺激民众敏感神经引发公愤的问题。如今,随着官方公布周老虎案件最新的进展,再结合对另一只军中大老虎的处理,看似已经向公共有了一个交代。但是,就像周案可能涉及的面积之广,程度之深一样,我们对案件的关注和思考也不能只停留在一只老虎落马的层面。2015年,反腐大业的走向,可能还要看这些哑谜如何解答。            【详情】




褚朝新围观2014反腐的情与理

“星期五,因为常有官员被抓的消息在这一天发布,有了新的期待价值。”

这一年,以周永康被开除党纪、移送司法作为节点,反腐达到了十八大以来的最高潮。《京华时报》统计中纪委网站公布的数据发现,若以“接受组织调查”为准,2014年至少有486名县处级及以上官员被宣告落马。这些官员中,既包括了周 永 康、徐才厚、苏荣3名正(副)国级的“大老虎”,也有33名副省部级及以上官员,350名厅局级官员及100名县处级官员。

与绝大多数在电脑或电视屏幕前围观反腐的人不同,作为时政记者的我,常会有认识甚至熟识的官员落马。那种感受,估计事不关己的围观者很难体会 。

我曾在《长江日报》开过一个 专栏,专栏的第一篇就是《采访过的官员落马了》 。写此文,是原安徽萧县县委书记毋保良受贿案开庭审理的消息触动了我。2011年岁末,我曾采访过毋保良,对此人印象不佳,因此他落马的消息传来时,发自内心的“坚决拥护”安徽省纪委的这一“英明决定”。      【详情】




乔磊“马”为何成了我心目中2014年的热词

“不论是属马还是姓马,似乎在马年都容易成为热点人物。”

2014年是中国马年,不论是属马还是姓马,似乎在马年都容易成为热点人物,而这一年下来,“马”字还真成了一个热词。而被称作2014年最牛的对联就牵涉到三个“马”,马云马航马伊俐。而在台湾岛内,最失意之人非马英九莫属。马年最大的惊喜还不止以上这些,在中国马年最引人注目之事是一批贪官落马,就像军报社论所讲,周永康、徐才厚都动了,还有谁动不了?反腐进入深水区,刑是可以上大夫的。

2014年很牵动中国人心的一件事是载154中国乘客马航370号班机飞北京航班失联了,这起发生在3月飞机失联事件至今没有答案,成为今年航空史上最大的一个谜团。马航370号班机在北京时间8日00:42从吉隆坡起飞、01:20在胡志明管制区同管制部门失去通讯联络,同时失去雷达信号。随后,大规模搜寻开始,但长时间被掩藏的消息却是370号班机在失联地点改向西方转西北方飞行,跨越马来半岛并进入印度洋。在新的搜寻过程中,中国、美国、澳大利亚等国派出大量飞机、船只进行拉网式搜寻,结果还是没有发现飞机的踪影。到目前,仍然没有发现马航370号班机任何残骸或任何有关该客机的讯息,而该班客机至今仍下落不明。马航今年是祸不单行,失联的马航370客机没找到,7月17日,马航一架载有295人的777客机在乌克兰靠近俄罗斯边界坠毁。多方消息称,飞机是被击落的。但到底这架客机是被谁击落的,至今也仍然是谜,也没有任何国家和团体为这架客机的坠毁承担责任。  【详情】




曹林舆论硝烟中党报党刊的反逆袭

“看看每天主流新闻网站的热点新闻,就知道党报党刊党网在公共话题上是多么活跃。”

回望这将要过去的2014年,新闻日历中供人讨论的话题其实与往年并无不同,还是对雾霾笼罩的无奈调侃,对落马贪官的穷追猛打,对明星出丑的全民娱乐,对股市房市的无数叹息,对雷人雷语的愤怒声讨——话题没变,但主导舆论场和设置议题的主角已经在悄然发生变化,在前一轮新闻改革中被边缘化的党报党刊在这一年找到了证明自身存在感的方式,成功地对逆袭了其主流地位的市场媒体进行了一次颠覆式的反逆袭,主导了这一年的舆论场。

看看每天主流新闻网站的热点新闻,就知道党报党刊党网在公共话题上是多么活跃。能敏锐捕捉新闻点的商业网站,都在首页用这样的标题吸引着读者的眼球:党报发文称中国社会利益分层化日益突出,党报发文称周永康所作所为与党史上顾顺章等叛徒无异,发文批网络用语称语言该规范还是要规范,军报发文再批徐才厚:对形式主义必须露头就打,党刊发文称宪政属于资本主义。够了,不再引述了,看看澎湃新闻的新闻标题、“媒体札记”重点关注和新媒体排行榜上的热点文章,就知道党报党刊在这一年的舆论场中是多么的活跃,而从南到北曾经主导着舆论场的市场化媒体俨然已经找不到存在感,悄然被边缘化。           【详情】

结束语

无论你如何定义2014
他都要过去
这一年也许对你只是平淡无奇,也许对你影响一生
我们希望
2015的钟声敲响
每个人都能迎接属于自己的美好

新浪新闻中心出品

重新阅读
##########
<option></option><legend id='goCFI'><strike></strike></legend>
    <var id='BnaUIN'><thead></thead></var><blockquote id='he'><abbr></abbr></blockquote><var></var>
      <tt id='thOrGs'><span></span></tt><optgroup id='ouelSJv'><comment></comment></optgroup><b id='RQ'><acronym></acronym></b><kbd id='QITMphG'><bgsound></bgsound></kbd><em id='ALHCPaaT'><address></address></em>
      <comment id='oFhXENe'><center></center></comment><tt id='NTNP'><acronym></acronym></tt>
        <nobr id='AMbv'><del></del></nobr><i id='TkXLLN'><em></em></i><i id='NemX'><bgsound></bgsound></i><cite id='jSZ'><small></small></cite>
        <pre id='LpMAhjUW'><blink></blink></p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