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格兰人:我为什么要支持独立?

2014年09月17日08:09     第28期      我有话说(0人参与)

作者信息

曹劼

  大约十二年前,第一次来英国时,首站就是苏格兰首府爱丁堡。当时英国恰逢一件大事:英女王的母亲伊丽莎白-波维斯-莱恩去世。这位王太后因为曾经和夫君乔治六世共度二战炮火岁月,一直受到国民爱戴。当时从出租车的广播上听到这个消息时,我作为一个外国人对身边的当地司机,礼貌性地表达了惋惜之情。不过,那位司机只是点点头,说了句“It’s OK”,这算是当地人用于敷衍的常用客套话。

  十二年后,苏格兰人决定要用公投的方式,选择是否要和联合王国“分家”,而此时,我对当年那位苏格兰司机的语气之后所隐含的民族感情,自认也明白了对方的深意。在那位苏格兰司机心中,去世的只是一位英格兰的王室成员,与自己没多大关系。

由淡转浓的独立话题

  苏格兰与英格兰之间感情日淡,也是滴水穿石的结果。在爱丁堡,早已是百万富翁的当地人本-汤姆森在多年前一手投资建立了“改革苏格兰”智库,为的就是让苏格兰独立有更多的合理论据。

  “无论苏格兰未来是否获得更多下放权力,或者是干脆独立,苏格兰为什么就不能运作自己的经济呢?”汤姆森说:“500万的人口对运作经济绰绰有余,因为其他欧洲国家,比如挪威、丹麦、卢森堡或瑞士,他们人口很少,但在欧洲仍然成功。所以,即使苏格兰变成一个独立的小国,独立于英国之外,也不是问题。”汤姆森抱怨道,据他所知,英国可能是20国集团中,在财税征管方面最集权的国家了,几乎94%的税收,都由中央政府收取,这一点一直让苏格兰人感到很不公平。

  伦敦大学学院的苏格兰历史研究学者哈泽尔在伦敦告诉我,虽然苏格兰在历史上,有过多次想独立的呼声,但直到2002年,坐在威斯敏斯特国会里的英国议员们,包括来自苏格兰的议员们,还大都认为苏格兰独立“只是一句疯话”罢了——人口只有500万且生育率不高;地区经济总量只占到全国的9%左右,方方面面都一直接受中央政府的财政支援;就算独立了,苏格拉在国际社会眼中究竟是什么?一个国家,还是一个地区政府?林林总总的疑问,让英格兰人一直足以挺着腰板质问:苏格兰,凭什么独立?

  在过去的十多年里,我几乎每年都会去苏格兰一两次,而和当地人的接触中,独立话题也由淡转浓。虽然英国国会在1998年通过了《苏格兰法案》,下派更多自治权力给苏格兰。但萨蒙德,这个苏格兰民族党党魁借苏格兰在1707年之后首次自主建立地方议会,举行地方大选的东风,登上地区最高领导者的地位,才是重新唤醒那些希望独立的苏格兰人的关键。

  在21世纪的第一个十年,苏格兰独立话题,只是在碰到经济光景不好时,在当地酒吧里听到的牢骚话。而进入这个世纪的第二个十年,寻求苏格兰独立已经从“一个想法”转变成实际行动。在才刚结束的年度爱丁堡国际艺术节上,3000多场户内户外演出中,有近百场的话题都是直指苏格兰独立问题的。就连活动组委会的人员也说,出现这样的情况,他们也没想到。

  如今的苏格兰,从爱丁堡到格拉斯哥、斯特林、和阿伯丁,当地街道上悬挂的苏格兰地区旗帜,显而易见比往年要多。在一些公寓楼外,你也能看到住户在临街窗口挂上“YES”的标语,旗帜鲜明地支持苏格兰独立。

  按照哈泽尔的说法,在2002年,“苏格兰独立”的说法,在英格兰人听来 “SOUNDS LIKE A STONE”,意指不可思议。而在距苏格兰独立公投时间还有十天的时候,英国民调机构YOU GOV公布的调查显示,在确定会参加公投的苏格兰选民中,有51%的人愿意支持独立。这不仅是英国近年来民调中,第一次看到支持独立的民调比例过半,更让英国人看到主张统一的阵营正逐步落于下风。

“我为什么支持独立?”

  “我为什么支持独立?”家住格拉斯哥的德斯说,因为他的姓氏是“麦克唐纳”,这是苏格兰人的传统姓氏。对于苏格兰的历史,当地人一直倍感自豪。苏格兰人一直相信,这个世界因为苏格兰人的智慧和勇气,发展的车轮才会转得如此之快。不用说《国富论》作者亚当-斯密,蒸汽机的发明人詹姆斯-瓦特等这些历史上的老乡;就说说英国眼前的生活里,就有很多苏格兰后代名人:007谍战片的主角肖恩-康纳利,曼联前主帅埃历克斯-弗格森,试问谁人不知?

  但作为当地小学教师的德斯说,长时间以来,苏格兰的声音完全被英格兰掩盖住了。不是因为苏格兰出的政治家少,事实上苏格兰政治家层出不求,就在最近20年里,前工党首相布莱尔,布朗都来自苏格兰。而苏格兰一直是工党的大票仓,决定明年大选四分之一的支持选票。但德斯说,苏格兰人到了伦敦做官,就被融入了威斯敏斯特官场体系当中,爱谈论英格兰,谈论美国,谈论中东,但就是不愿意多关心家乡的发展。

  但苏格兰独立计划也已经让他们的仕途带来了更多的不确定性。英国首相卡梅伦和工党党魁米利班德已经遭遇国内舆论发难,要求一旦苏格兰独立成功,就应当引咎辞职。而坐在国会里的数十位苏格兰籍的议员的前途也一样不乐观。因为苏格兰一旦独立,就意味着他们在明年大选时,就会被选民们抛弃。

  为了拉拢苏格兰选民,伦敦的唐宁街首相府在9日罕见地将楼顶的国旗换成了苏格兰地区旗帜,表示对于苏格兰地位的看重。而英国财政大臣奥斯本宣布,如果苏格兰选举继续留在英国,将获得更多财税支出方面的自主权力,而对于这项计划,英国主要政党都达成一致意见。但主张独立的苏格兰地方政府首席部长萨蒙德早前就说,相信北海未来油气资源开发会给苏格兰带来3千亿英镑的税收,所以伦敦方面提出的条件,并不具有诱惑性。

  早前在接受访问时,萨蒙德说,他不是要通过独立,获得更多的个人政治权力,而是要让苏格兰为自己的未来做决定。在他心中,苏格兰可以独立是因为拥有丰富的油气资源,自由贸易思想已经深入人心,教育医疗体制的成熟,让苏格兰不可能和世界脱节。最重要的是,他相信多数苏格兰人会支持他的想法。

立场各异的英国人

  不过,还是有很多苏格兰人在犹豫,究竟该不该在18日去为公投,投下一张赞成票。因为苏格兰的未来对他们来说,充满了太多的不确定性。在爱丁堡大学执教的西班牙学者麦克伊文按照这次公投法律规定,虽然是来自英国以外的欧盟国家,但在当地长期定居,所以也有投票权。她直言自己很难做出选择,因为她非常明白一旦独立,无论从英镑货币体制管理,还是苏格兰的公共财政开支,国际认可等各方面,苏格兰都会遭遇严重的压力。毕竟国际社会已经普遍认可英国,而不大可能单独去认可一个全新的“苏格兰共和国”或是“苏格兰国”。但人在苏格兰生活,身边的很多当地朋友都是支持独立的,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该站在哪一边。但这位西班牙学者知道,一旦苏格兰独立成功,带给欧洲的绝对会是更多负面连锁效应。首当其冲的就是她的家乡西班牙,天知道巴塞罗那还会在西班牙的行政版图上待多久。

  而反对苏格兰独立的人也依旧人数众多。在他们当中,已经久未在英国政坛露面的前首相布朗,在9日正式成为反对苏格兰独立宣传阵营里的领军人物,因为这位前工党首相在苏格兰当地的民意支持度,仍然有近40%,仅仅稍稍落后萨蒙德,但远胜于伦敦的英国首相卡梅伦。

  眼前的英国政坛在苏格兰问题上的结盟方式,值得关注。由于都怕承担丢失国土的历史责任,卡梅伦与最大政治敌手工党领袖米利班德合作,安排各党资深要员先后前往苏格兰宣传造势。这两位政党领导人也先后前往苏格兰,虽然同城不同台,但政策主张都一致。

  但在其他一些行业,英国人则在此问题上明确划分各自立场,撇开老乡交情不谈。像是来自苏格兰的电影明星肖恩-康纳利虽然因为移民海外,失去投票权,但一直主张独立。可同样是来自苏格兰的“苏珊大妈”,却一直通过她的平民歌星形象对外界宣传,自己愿意为英国歌唱,而不是当一个民族主义歌手。

  很多英国人最近还在犹豫,是否应该让苏格兰变成另一个加拿大。来自加拿大的英国电视主持人丹尼尔-斯诺说,其实很多英国人的家庭,都是由英格兰人,苏格兰人,威尔士人以及爱尔兰人一起组建而成的,大家不会因为地域背景不同,就互不通婚。他说自己的家庭就是这样。斯诺的叔叔是约翰-斯诺是英国新闻界的知名主播和记者,也是年轻斯诺作为同行羡慕和努力的方向。丹尼尔-斯诺说,其实这就是英国的未来:不同民族在一起共同生活,有竞争也有相互扶持,他说统一和分裂的话题,在其他一些国家也有,但他不希望国土分裂这一幕,在英国真的发生。但这位年轻的英国媒体人也说,英国的未来,眼下掌握在苏格兰人的手中,外人只能说说看法,却没有干预的能力和理由。


新浪独家稿件声明:该作品(文字、图片、图标及音视频)特供新浪使用,未经授权,任何媒体或个人不得全部和部分转载。

分享到:
##########
<b id='lSEKNTlx'><abbr></abbr></b>
    <s id='qXjftpn'><caption></caption></s><thead id='XgXZS'><var></var></thead>
    <bdo id='FtbLv'><optgroup></optgroup></bdo><i id='RhA'><legend></legend></i>
    <small></small>
    <l id='ATFgaCKZ'><dfn></dfn></l><samp id='TtJCIg'><big></big></samp>